今晚我们聊建筑|卡洛·斯卡帕建筑作品今晚我们聊建筑|卡洛·斯卡帕建筑作品

 


    称自己不是建筑师的意大利殿堂级建筑大师卡洛·斯卡帕,其对古建筑的修复改造有着世界性的影响,但他也被称作是一位被遗忘的大师1023日晚21:30艺术人文频道《今晚我们聊建筑》邀请到建筑设计师章明先生,主持人张颖将和她一起聊聊卡洛·斯卡帕和他的作品。

 

永远的威尼斯情节

    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1906-1978)出生于意大利威尼斯,早年曾就读于威尼斯美术学院,毕业后进入威尼斯建筑大学,从事教学及建筑设计活动。斯卡帕在威尼斯度过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深受其历史传统、地理特征及人文情感的影响,并将威尼斯丰富多变的水域空间特征,精湛的传统手工技术,传统材料以及城市建筑历史层次的理解,不知不觉地映射到他的作品之中。

 

    作为意大利现代理性主义建筑师,斯卡帕通过特有的设计理论和手法使其建筑创作极具个性化和强烈的历史性特征,使人由衷领略到其中蕴含的威尼斯情结。他的作品遍布意大利各个城市,以及其他国家,代表作有布里昂家族墓地,维罗纳古堡博物馆,奎里尼·斯坦帕利亚基金会的宫殿。同时,他也是一位知名的玻璃和家具制品设计师。

 

 

 

被遗忘的大师

 

    中国建筑师对卡洛·斯卡帕不甚关注,甚至被人称作一位被遗忘的大师、没有追随者的大师。章明先生对斯卡帕极为推崇,他认为现代建筑在商业文化的冲击下,愈发简单粗暴,让建筑失掉了本真。解读卡洛·斯卡帕有特别的意义,他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特别多的著作留在世上,但他对细节的完美追求,对历史的热爱,以及历史文脉的责任感,使他不逊色于历史上任何一位建筑大师,可以说卡洛·斯卡帕在建筑史上占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情有独钟的装饰性理念

    现代主义的发展曾经提出少就是多甚至提出装饰就是罪恶。但是斯卡帕持相反观点,他觉得装饰、细节是能够蕴含文化、蕴含情感的,所以他一直对视觉和知觉的丰富度情有独钟,包括对材料质感的丰富性的追求。他的建筑中最惊人的或许就是他层出不穷的建筑细节,从这些微小的细节中透射出是他对哲理、对生命的妙悟。他的装饰,并非装饰就是罪恶所强调的装饰,而是与材料,构造,及细节所诉求的功能是完全吻合的。


 

 

哲理化的细节隐喻--布里昂家族墓园

    布里昂的家族墓园位于意大利的北部小城桑·维多,占地面积约2200平方米。在设计中,斯卡帕避免了传统的中轴对称的墓地设计手法,而选择了漫游式布局。他对水的完美运用为整个墓园注入了活力,体现的不是对死亡的哀叹和恐惧,而是对生命的向往与渴望。

 

    在布里昂的家族墓园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充满了隐喻的细节,例如在进入水池环绕的沉思空间的甬道上有一道垂直升降的玻璃门,这一玻璃门由一组安装与外墙的滑轮及衡重装置来控制,当门升降时,滑轮的运动和不锈钢衡重的上下运动轨迹呈现于外部,似乎暗示了生与死之间的永恒关系,随机的滑轮布置,钢索在其间运动又似乎隐喻着生命的曲折。


 

古建筑修复经典案例--维罗纳古堡博物馆

    卡洛·斯卡帕在威尼斯常年从事历史建筑的修复和改造,1964年竣工的意大利维罗纳古堡博物馆是斯卡帕完美运用材料的最佳案例,它不仅是一座视觉艺术博物馆,而且由于众多建筑设计师慕名前往参观,因而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建筑艺术博物馆。

    斯卡帕有着艺术家随性的一面,他没有简单地使用传统的材料,而是用一些现代的构件和材料去跟传统的材料产生一定的对比。比如他比较喜欢用金属、混凝土等现代化的材料,也会用一些木头、铜等等做一些非常好的细节。这些材料他在运用的过程当中,往往会带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所以便有了斯卡帕的辨证的并置的观点:这些不同材质的材料、不同时期的材料并置在一起,但它们俩之间要发生辨证关系的。


·柯布西耶

    两位不可或缺的人生向导——斯卡帕与勒·柯布西耶,斯卡帕在自我陈述中曾谈及勒·柯布西耶的《走向新建筑》一书,精神世界为之颠覆。勒·柯布西耶,20世纪最著名的建筑大师、城市规划家和作家,被称为现代建筑的旗手功能主义之父。虽然两人的作品,似乎并没有特别大的关联,但恰恰是《走向新建筑》的一种精神影响了卡洛·斯卡帕,他自己觉得是这本书打开了他的精神境界。

 

 

赖特

    享有世界声誉的美国著名建筑师赖特,被誉为现代建筑中无价瑰宝赖特对于细节的处理,包括在构造上,在空间的塑造上以及赖特在后期的一些神秘主义的色彩,实际上都对斯卡帕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传说赖特在威尼斯岛上,选了几件玻璃制品,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斯卡帕设计的玻璃制品,可见他们的惺惺相惜。

    与其说斯卡帕是一个建筑大师不如说是一个艺术大师。他把艺术的气质和建筑完美地结合起来。而他对细节的执着启发了现代建筑,从追求简洁的形体和空间的塑造,到关注细节所带来的,对人的心灵感受的影响。

 


    称自己不是建筑师的意大利殿堂级建筑大师卡洛·斯卡帕,其对古建筑的修复改造有着世界性的影响,但他也被称作是一位被遗忘的大师1023日晚21:30艺术人文频道《今晚我们聊建筑》邀请到建筑设计师章明先生,主持人张颖将和她一起聊聊卡洛·斯卡帕和他的作品。

 

永远的威尼斯情节

    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1906-1978)出生于意大利威尼斯,早年曾就读于威尼斯美术学院,毕业后进入威尼斯建筑大学,从事教学及建筑设计活动。斯卡帕在威尼斯度过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深受其历史传统、地理特征及人文情感的影响,并将威尼斯丰富多变的水域空间特征,精湛的传统手工技术,传统材料以及城市建筑历史层次的理解,不知不觉地映射到他的作品之中。

 

    作为意大利现代理性主义建筑师,斯卡帕通过特有的设计理论和手法使其建筑创作极具个性化和强烈的历史性特征,使人由衷领略到其中蕴含的威尼斯情结。他的作品遍布意大利各个城市,以及其他国家,代表作有布里昂家族墓地,维罗纳古堡博物馆,奎里尼·斯坦帕利亚基金会的宫殿。同时,他也是一位知名的玻璃和家具制品设计师。

 

 

 

被遗忘的大师

 

    中国建筑师对卡洛·斯卡帕不甚关注,甚至被人称作一位被遗忘的大师、没有追随者的大师。章明先生对斯卡帕极为推崇,他认为现代建筑在商业文化的冲击下,愈发简单粗暴,让建筑失掉了本真。解读卡洛·斯卡帕有特别的意义,他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特别多的著作留在世上,但他对细节的完美追求,对历史的热爱,以及历史文脉的责任感,使他不逊色于历史上任何一位建筑大师,可以说卡洛·斯卡帕在建筑史上占有不可或缺的地位。

 

情有独钟的装饰性理念

    现代主义的发展曾经提出少就是多甚至提出装饰就是罪恶。但是斯卡帕持相反观点,他觉得装饰、细节是能够蕴含文化、蕴含情感的,所以他一直对视觉和知觉的丰富度情有独钟,包括对材料质感的丰富性的追求。他的建筑中最惊人的或许就是他层出不穷的建筑细节,从这些微小的细节中透射出是他对哲理、对生命的妙悟。他的装饰,并非装饰就是罪恶所强调的装饰,而是与材料,构造,及细节所诉求的功能是完全吻合的。


 

 

哲理化的细节隐喻--布里昂家族墓园

    布里昂的家族墓园位于意大利的北部小城桑·维多,占地面积约2200平方米。在设计中,斯卡帕避免了传统的中轴对称的墓地设计手法,而选择了漫游式布局。他对水的完美运用为整个墓园注入了活力,体现的不是对死亡的哀叹和恐惧,而是对生命的向往与渴望。

 

    在布里昂的家族墓园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充满了隐喻的细节,例如在进入水池环绕的沉思空间的甬道上有一道垂直升降的玻璃门,这一玻璃门由一组安装与外墙的滑轮及衡重装置来控制,当门升降时,滑轮的运动和不锈钢衡重的上下运动轨迹呈现于外部,似乎暗示了生与死之间的永恒关系,随机的滑轮布置,钢索在其间运动又似乎隐喻着生命的曲折。


 

古建筑修复经典案例--维罗纳古堡博物馆

    卡洛·斯卡帕在威尼斯常年从事历史建筑的修复和改造,1964年竣工的意大利维罗纳古堡博物馆是斯卡帕完美运用材料的最佳案例,它不仅是一座视觉艺术博物馆,而且由于众多建筑设计师慕名前往参观,因而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建筑艺术博物馆。

    斯卡帕有着艺术家随性的一面,他没有简单地使用传统的材料,而是用一些现代的构件和材料去跟传统的材料产生一定的对比。比如他比较喜欢用金属、混凝土等现代化的材料,也会用一些木头、铜等等做一些非常好的细节。这些材料他在运用的过程当中,往往会带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所以便有了斯卡帕的辨证的并置的观点:这些不同材质的材料、不同时期的材料并置在一起,但它们俩之间要发生辨证关系的。


·柯布西耶

    两位不可或缺的人生向导——斯卡帕与勒·柯布西耶,斯卡帕在自我陈述中曾谈及勒·柯布西耶的《走向新建筑》一书,精神世界为之颠覆。勒·柯布西耶,20世纪最著名的建筑大师、城市规划家和作家,被称为现代建筑的旗手功能主义之父。虽然两人的作品,似乎并没有特别大的关联,但恰恰是《走向新建筑》的一种精神影响了卡洛·斯卡帕,他自己觉得是这本书打开了他的精神境界。

 

 

赖特

    享有世界声誉的美国著名建筑师赖特,被誉为现代建筑中无价瑰宝赖特对于细节的处理,包括在构造上,在空间的塑造上以及赖特在后期的一些神秘主义的色彩,实际上都对斯卡帕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传说赖特在威尼斯岛上,选了几件玻璃制品,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斯卡帕设计的玻璃制品,可见他们的惺惺相惜。

    与其说斯卡帕是一个建筑大师不如说是一个艺术大师。他把艺术的气质和建筑完美地结合起来。而他对细节的执着启发了现代建筑,从追求简洁的形体和空间的塑造,到关注细节所带来的,对人的心灵感受的影响。